自闭症能不能治愈?男孩自闭比率高5倍

标签: 自闭症 Hot 收藏
自闭症能不能治愈?辛德勒(Sren Schindler)每天独自安静的在慕尼黑会议室内工作六小时,他的工作是为德国最大财务机构之一​​、德国联合抵押银行(HypoVereinsbank)的网上服务撰写电脑程式。他的工作环境,显然较他以前工作的地方更为适合他。
自闭症能不能治愈?男孩自闭比率高5倍

  辛德勒以前工作的地方属于开放式办公室,总会被不停响起电话声、键盘声及同事的交谈声所滋扰,「在这样的噪音环境下工作,实在令我筋疲力尽。」辛德勒说,原因是他患有亚斯伯格症候群(Asperger syndrome,简称AS),是俗称「自闭症」的一种。

  个性敏感沟通困难

  类似辛德勒的情况,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愈来愈普遍。自闭症是在1949年首次被确认,然而数十年来一直没有系统性的研究。经济学人杂志报导,最早的研究是在1970年,当时美国发现在1万4000个儿童里就有一人患自闭症,然而直到2000年,联邦疾病防治中心才开始定期收集数据。经过分析发现,2012年美国有自闭症的八岁儿童,竟然较2000年时增加一倍,平均每68人有一个,即每1000人就有15个诊断出有自闭,数字实在惊人。更令人响起警号的是在7岁至12岁的儿童里,每38人就有一个自闭症患者。

  自闭是一个复杂的脑部问题,会呈现广泛的症状,其中包括对周围其他人缺乏信心及信任,感到不舒服,对声音、感觉、气味及灯光等非常敏感,最少有25%自闭儿童不会说话,有些研究甚至发现这个比率更高。不过令人感兴趣的是,自闭者高智商者的比率较普通人竟然要高,加拿大裔美国演员、剧作家与音乐家,同时也是一位幽浮专家,曾经获得「艾美奖」的艾克洛德(Dan Aykroyd)就是个好例子。

  自闭症以不同的形式影响着每一个患者,有些在智商测试取得很高分的,但很难在言语方面与人沟通;有些说话并无不妥,但智商非常低;有些开车时不善控制车辆;有些写字有困难,甚至使用刀叉都有困难。

  直到目前,仍然难以明白造成自闭的原因,有些研究认为基因是主要原因,不过也有研究指环境因素同样是原因之一,例如在怀孕或分娩时受到病毒或空气污染影响等。当中也有研究人员相信早在胎儿在子宫内时,就开始孕育出自闭,但这些说法最终都是人言人殊,仍没有一个确实答案。

  男孩自闭比率高5倍

  另一个分析发现,男性自闭显然较女性严重。例如在美国,诊断出男孩的自闭比率几乎是女孩的五倍。

  目前在发达国家里愈来愈重视对自闭症的认识与诊断,英国剑桥大学的巴朗—科恩(Simon Baron-Cohen)就指出,过去常诊断为「智能障碍」(intellectual disability)或是「心智迟缓」(mental retardation,俗称低能),现在都认为是「自闭」。至于在贫穷国家,出现自闭的人口普遍较低,国际性的自闭症机构「自闭者之声」(Autism Speaks)的专家舒什(Andy Shih )就指出,并非富裕国家特别多自闭者,而是贫穷国家没有收集这方面的资料。

  两岁就应开始检验

  目前大多数富裕国家,儿童平均在三岁半开始接受是否患自闭症的检验测试,有专家认为,对儿童的检验最好是在两岁时就开始。而在美国,最终检测为自闭儿者,不足五分一是在两岁之前诊断出来的。

  有人会问,自闭可以医治吗?答案是可以。尤其是在早期给诊断出来更有希望治愈,目前最常用的一个名为「应用行为分析」(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,ABA )去改善自闭症人士的问题行为,因为它可与其他不同的训练策略及行为治疗方法同时使用。但要留意的是,不可以定太高的目标,要将目标细分,依受训者的能力一步一步进行训练计画,也要重覆练习及测试他们是否已掌握有关技巧。

  此外,华盛顿州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也令人鼓舞,它发现当自闭儿在18至30个月开始接受一个名为「早期丹佛模式」(early-start Denver model)的治疗,两年后有明显的改善。

  它是由美国加州大学MIND研究所发展心理学教授罗杰斯(Sally Rogers)和「自闭症之声」的首席科学官道森(Geraldine Dawson)共同开发,针对年龄在12至48个月大自闭症儿童的早期综合性行为治疗方法。该法的主要目的是减少自闭症症状的严重程度,以及提高孩子的整体发展水平,尤其是在认知能力、社会情感和语言方面。

  儿童遭霸凌不容忽视

  对于自闭儿童的教育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,辛德勒就现身说法指出,在他还是学生时,他一直避免与其他同学交往,也从不参与课室的讨论,除非必须这样做,其中一个原因是遭到其他同学欺凌。美国研究组织「自闭症互助交流网」(Interactive Autism Network)一项调查发现,自闭儿童遭霸凌是其他非自闭儿童的三倍。

  在不少国家,例如美国、加拿大及英国,自闭学童大部分都会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,不过他们会获得治疗专家的协助,教师也要接受训练,不过有教师认为要同时教授自闭与非自闭两组儿童,确实存在困难,英国教师工会有60%成员就认为自己不适宜教授自闭学童。

  学校可以教育有自闭症的人,但不少患者一旦离开学校,就面对最恶劣的时刻,费城一家自闭研究所(AJ Drexel Autism Institute)的研究发现,只有19%的自闭人士可以在20岁前独立生活,而英国一项研究指出,自闭症患者自杀比率是一般人的十倍。这说明,学校可能是这些自闭人士的天堂。

  80%自闭者没工作

  要独立生活,自然需要工作。尽管全球有关成年自闭人士就业率的学术研究并不存在,但根据联合国估计,有80%的自闭人士没有工作;而英国全国自闭协会(National Autistic Society)更发现,仅有2%的自闭者有工作。

  提供工作训练、生活技能以及心理治疗等,对于寻找工作都有帮助,美国一项研究发现,年轻自闭人士若获得支援,有87%都能找到工作;至于没获援助的,只有6%成功找到工作。在大部分国家,自闭人士完成教育,获援助而后投身职场显然不存在。美国一位专长自闭问题的律师梅尔逊(Gary Mayerson)代表数以千计有特殊需要的学生,提出集体诉讼控告纽约市教育部门,声称从未获得所需的援助。

  在投身职场时,自闭人士也面对雇主是否聘用的问题。面试对于非自闭求职者来说已非易事,对自闭人士来说更是第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,尤其是不少人难以表达自己。就以德国一家高科技顾问公司Auction来说,在面试一位有自闭症人士,问他是否程式专家时,对方竟说不是。当最终聘用他后,他才解释他不认为自己是程式专家,而类似的情况不少。

  其实有不少雇主认为,自闭人士普遍忠诚,对某些工作岗位尤其合适,特别在专注方面。就以辛德勒为例,他的专长就是解决软体的工程问题。

  一生成本140至240万元

  最近科学期刊JAMAPaediatrics一份研究发现,计算出美国支援一个自闭人士一生的成本为140至240万元,不过加州大学的利格(Paul Leigh)及老多米尼昂大学(Old Dominion University)的杜奥(Juan Du)两位学者认为,其实不应仅计算成本,还要计算自闭人士的机会成本,包括造成生产力的损失、失业、家人因为照顾他们而减少工作时数等。两人计算出在2015年就相当于1620至3670亿元,约为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0.9%至2%。他们更预测2025年将超过1兆元。